淡泊名利最可貴——二論學習張富清同志先進事迹

  張富清老人的英雄事迹被發現,是個“意外”。 

  要不是國家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老人以“對黨老實忠誠”的態度拿出軍功章、報功書,他的事迹可能永遠被深藏于箱底。如果不是當地幹部以“組織的要求”之名,勸說老人接受媒體采訪,他的故事也不會被外界所知。這就是最令人震撼之處——深藏功名60多年,烈烈往事,連兒女都不告訴;赫赫戰功,連一起共事幾十年的老同事也“不曉得”。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九死一生的戰鬥英雄,看淡了生死、淡薄了功名,本就難能可貴;默默鎖上軍功章,服從組織安排到最艱苦的山區貢獻一生,更讓人敬仰感佩。“這些榮譽我不願意讓家裏人知道,到處去講去炫耀。”“一想起和我並肩作戰的戰士,有幾多都不在了,比起他們來,我有什麽資格拿出立功證件去顯擺自己啊?”說這些的時候,張富清老淚縱橫,感人至深。 

  之所以“藏得住”,是因爲他的初心就不是功名利祿,而是爲國家謀解放、爲人民謀安康;是因爲他始終把那些犧牲的戰友作爲精神坐標,拿他們作對照,以向組織邀功、提要求、要待遇爲恥;是因爲在他看來,爲黨和人民出生入死、犧牲奉獻本就是共産黨員的本分,不值得誇耀和顯擺。這樣的境界何其高遠,這樣的精神何其可敬! 

  而反觀少數黨員幹部,惡實幹而好虛名,熱衷于炮制政績、自我貼金,不僅不爲民謀利,還與民爭利。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董必武說過,一個自覺的革命家和一個普通人不同之處雖然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條區別,就在于他們對于“我”的態度不同:是唯我,還是忘我?是事事以我的利益爲出發點,還是以群衆的利益爲出發點? 

  如何看待名利,是檢驗一個共産黨員品格的試金石。“個人名利淡如水,黨的事業重如山”,樸實純粹、淡泊名利的老英雄張富清是一面亮堂堂的鏡子,對“鏡”自省、見賢思齊,正品行、找差距,我們就能堅定信仰,錘煉黨性、提高境界,踏踏實實爲黨爲民盡好“本分”。(湖北日報評論員) 

責任編輯:李雪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