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藥記——張富清的英雄人生之五

  在張富清的臥室裏,窗戶邊擺著一張舊條桌。條桌最右邊的抽屜裏,放著張富清平時吃的藥。

  95歲高齡的張富清,紅光滿面,精神矍铄,說話思路清晰,聲音洪亮。但事實上,老人長期有高血壓,受頸椎病困擾也很多年了,去年還被查出患有冠心病。此外,他還有一個痼疾——打仗時頭部受傷留下後遺症,一變天就疼得厲害。

  作爲離休幹部,張富清享受公費醫療政策。他把降壓、止疼、抗血栓的藥全部鎖進抽屜裏,並給家裏定了一條規矩:任何人不能吃自己的藥。

  有一次,同樣患有高血壓的大兒子張建國來看他,忘了帶降壓藥,到了吃藥的時間,找他要幾粒降壓藥救急,卻遭到拒絕:“你不能吃。我的藥是國家買的,你們的藥都是自費的。病情不一樣,我的藥也不一定適合你……”

  當著記者的面說起這件事情,老人的理由很充分:“我是離休人員,我的藥費是公家報銷的,只能我個人用,家裏人不能享受。”

  不僅不占國家的便宜,張富清還處處想著爲國家節約。去年10月,老人要到恩施州城做白內障手術,需要植入人工晶體。他是從中國建設銀行來鳳支行副行長崗位上離休的,去恩施前,現任行長李甘霖到家裏看望老領導,專門給他做工作:選擇好一點的晶體,這樣有利于恢複。

  住院後,醫生詢問用什麽樣的晶體,家人考慮到老人年事已高,囑咐醫生用好一點的、適合老人的晶體。備選晶體從幾千元到數萬元都有,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醫生最後決定給老人使用中等價位的晶體。

  誰也沒想到,手術前,老人聽說同病房的兩位農民病友都是用的3000元的晶體,他背著家人給醫生提要求,自己也用3000元的晶體。手術結束後,家人才知道,老人自己做主用了最便宜的。

  老人回家後,李甘霖再次前去探望。得知這一情況,他忍不住問:“您是離休幹部,現在年紀也大了,爲什麽不選擇好一點的晶體?”“我現在已經離休了,再也不能爲國家做什麽事情了,我用最便宜的,能給國家節約一點是一點。”張富清回答。

  他的心裏,總是首先想著國家,想著組織,而把自己擺在次要位置——這就是老英雄張富清的精神境界。(據新華社武漢5月29日電)

責任編輯:姚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