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起,湖北全面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

执法信息公開透明 执法全过程留痕 执法决定合法有效

6月1日起,我省全面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

 

 

  执法机关作出行政处罚,要经过哪些程序?5月27日从省司法厅获悉,6月1日起,湖北全面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即执法公示制度、执法全过程记录制度、重大执法决定法制审核制度,讓執法全程運行在陽光下。

  行政執法是政府實施法律法規、履行法定職能、管理經濟社會事務的主要方式,與人民群衆的利益息息相關。我國約有80%的法律、90%的地方性法規和幾乎所有的行政法規,都是由行政機關來執行。現實中,行政執法不作爲、亂作爲時有發生,嚴重影響了黨和政府的形象,損害了人民群衆的切身利益。

  2018年11月,中央深改委第五次會議審議通過指導意見,全面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5月12日,省政府辦公廳印發《湖北省全面推行行政執法公示制度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重大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

  “三項制度”“管”什麽?省司法廳行政執法協調監督處處長朱德富介紹,簡單來說,公示制度規範源頭,向社會公示哪個單位有什麽樣的職權,什麽

  樣的執法主體有權力進行執法;全過程記錄規範過程,確保程序合法;重大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規範結果,保障執法決定符合法律規定。

  方案規定,全省各級行政執法機關應當在行政許可、行政處罰、行政強制、行政征收征用、行政檢查等五類行政執法活動中全面推行執法公示制度和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屬于重大執法決定的,要全面推行重大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

  和規範行政執法的其他制度相比,這次推行“三項制度”有何重大意義?省司法廳黨委書記、廳長譚先振表示,“三項制度”是整個行政執法制度體系裏最重要、最核心的監督制度,推行“三項制度”對促進行政機關嚴格規範公正文明執法,保障和監督行政機關有效履行職責,維護人民群衆合法權益,具有重要意義。

  2020年3月底前,我省各级行政执法机关推行“三项制度”全面到位,目标是实现执法信息公開透明、执法全过程留痕、执法决定合法有效,经济社会发展的行政法治环境更加优良。(江卉、顾丹)

  

  讓執法全程運行在陽光下

  

  圖爲:南漳縣公安機關建成執法視頻采集站。﹙資料圖片﹚

  行政機關有哪些執法權限、執法流程和量裁基准,大多數人都難以准確回答。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後,這些信息將不再神秘。

  徒法不足以自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將如何保障落實?5月下旬,湖北日報全媒記者采訪了相關人士。

  執法一舉一動,全程記錄在案

  過去,行政機關工作人員有時執法不規範,甚至把責任推到協管員或“臨時工”身上。“有了執法全過程記錄制度,可以還原事實真相,責任人想賴也賴不掉。”省委依法治省委員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介紹。

  该负责人表示,推行行政执法“三项制度”后,执法基本信息和执法动态信息都将向社会公示,讓執法全程運行在陽光下。

  ——開始,要梳理職責、執法權限、依據、執法流程、量裁基准、隨機抽查事項清單、監督方式等各類執法信息;

  ——接著,按照“誰執法誰公示”的原則,要及時通過政府網站及政務新媒體、辦事大廳公示欄、服務窗口等平台向社會公開行政執法基本信息、行政執法動態信息;

  ——行政檢查信息應按月或季度公示;行政許可、行政處罰結果應在決定作出後7個工作日內公示。

  重大執法決定,必經合法性審查

  行政執法“三項制度”的一個重要創新,是探索重大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制度,要求“作出重大執法決定之前,必須進行法制審核,未經法制審核或者審核未通過的,不得作出決定”。

  誰來承擔重大執法決定法制審核任務?“重大行政執法決定法制審核,屬于各級政府和行政執法機關的內部審核機制。”省司法廳行政執法協調監督處處長朱德富表示,以人民政府名義作出重大行政執法決定的,由同級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門審核;以行政執法機關名義作出重大行政執法決定的,由行政執法機關的法制審核機構審核。

  “有五大類12種行政決定,屬于重大執法決定。”省委依法治省委員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舉例說明,比如在行政許可決定中,采取招標、拍賣等方式和經過聽證作出的許可決定,均屬于重大執法決定。

  濫用職權,要依法追責

  省級行政機關中有執法權的單位有32個,全省有行政執法人員20余萬名,這些執法主體如何落實“三項制度”?

  省委依法治省委員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實踐中,要按照公示、全過程記錄、法制審核這三個關鍵的節點全面落實,如果不公示,要追究責任;全過程記錄環節,如果記錄過程中出現責任事故導致無法正確、准確判斷案件,就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在法制審核環節,推動法制審核制度落實的第一責任人是行政執法單位的一把手。

  這位負責人說,以法制審核爲例,行政執法機關承辦機構的承辦人員、負責法制審核的人員和審批行政執法決定的負責人,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徇私枉法等導致行政執法決定錯誤、情節嚴重的,要依法追究有關責任人員的責任。(江卉、顧丹)

責任編輯:姚盼